小心!爱情来袭 第一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守着小小的居酒屋,宁静且与世无争地度过一生,却想不到转瞬间,人生竟掀起惊?#35828;?#21464;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,东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恋雨”是间隐藏在巷弄内的家庭式居酒屋,小小的,毫不起眼,如果匆匆经过可能不会发现。店内提供的位子也不多,大约十来个,客人都坐在柜台前的ㄇ字形座位,属于庶民风的亲切小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店里装潢温馨,有浓浓的复古风格,客人大多是附近的邻居或上班族,在结束一天工作后前来喝一杯、吃点宵夜,吐吐苦水放松心情再回去,好好睡一觉后隔天再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“恋雨”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宣传,但因为口味道地且价格平实,再加上用餐环境干净,生意倒是非常好,常常客满。就像今天晚上,十几个客人就围着柜台畅快地喝酒聊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板,?#19968;?#35201;一杯烧酒还有烤秋刀鱼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板,这里要加点串烤鳗鱼和可?#30452;?#20877;来瓶酒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板,我要竹筴鱼和综合生鱼片,还要甘贝串和鲔鱼色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好,马上来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十几岁的老板鹤川耕平打从傍晚六点开店后,手上的工作就没停过,纵使忙到不可开交,脸上却始终笑咪咪,动作也毫不慌乱,不疾不徐。对他而言,做菜是一种享受,看到每个客人?#23478;?#20026;美食而露出笑容,他就充满成就?#23567;?br />  穿着套装的三井小姐喝了口清酒,喟叹着。“瞧瞧老板做料理的表情多么?#24230;?#21834;,就像在和料理谈恋爱,大叔,你浑身散发熟男魅力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啊。”岛田小姐猛点头。“老板的山羊胡好有型喔,认真的男人最帅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旁人哈哈大笑。“老板,原来你这么受欢迎啊?小姐们在?#38405;?#35910;腐喔,你要走老?#19968;?#21862;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伙儿因为常常来光顾,早就熟识得像朋友,可以放胆地开玩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吗?那真是我的荣幸。”鹤川耕平脸?#24049;?#20102;,笑得好腼?,这时?#20197;?#38376;口的橘色暖帘掀动,鹤川樱子匆匆跑进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,?#19968;?#26469;了,哇,今天一样好多人喔,大家晚安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熟客们看到她个个眉开眼笑。“樱子晚安!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家?是不是?#21040;?#30007;朋友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会吧,樱子?#24515;?#26379;友?”中村桑大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和父亲相视一笑,把包包放到里?#36820;?#32622;物柜后,进入柜台穿上围裙,把手洗干净便开始帮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公司要开会,所以才回来得比较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就好。”中村桑很积极地道:“樱子,我把儿子介绍给妳吧,我儿子很优秀的,一流大学毕业,现在在外商公司上班,下个月就会当上主管。不但收入高又一表?#30636;牛?#33086;气还像我一样温柔喔,结婚后一定会疼?#25472;擰!?br />  “不不,是我先说的!”高桥桑白了中村桑一眼。“樱子,我去年就跟妳说过,要妳当我家的儿媳妇,而且我儿子的年纪跟妳比较相配。对了,你们两个年轻人要不要先约去喝杯咖啡,培养感情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些熟客眼底,长相清秀的樱子不但气质婉约而且擅长做料理,是很抢手的媳妇人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嫣然一笑。“谢谢两位伯伯,不过我真的还不想交男朋友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从她有?#19988;?#20197;来,都是和爸爸相依为命的过日子。对她而言,孝顺爸爸、让他在晚年过好日子享享清福是最重要的事,她压根儿没考虑过结婚这种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樱子还小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鹤川耕平也笑了,樱子可是他的掌上明珠,他还想留在身边多疼几年,再精心挑选一个最疼爱女儿的好男?#35828;?#22899;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岛田小姐幽幽叹息。“年轻真好啊,想当初我也是万人迷啊,追我的男人从东京一直跨海排到?#26412;?#27599;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好男人要请?#39029;?#39277;,生日不是收到LV就是香?#21619;?#21508;式各样的进口跑车都坐过……没想到,怎么一转眼就三十五岁?#21487;?#36793;的姊妹都结婚了,就只剩下我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越说越伤心。“最近相?#23376;?#21040;的男人更是一个比一个糟,上次遇到的那一个,居然直接跟媒人说我太老了,他要找的是二十几岁的对象!笑死人了!他也不看看自己也年近四十,还有啤酒肚了!被这样的男人嫌弃,我真的不想活了,呜呜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赶紧倒杯清酒给她。“岛田小姐,别伤心啊,妳这么漂亮、气?#35270;?#22909;,是那个男的配不上妳。别担心,妳很快就会遇到适合妳的好男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啊。”鹤川耕平也手脚利落地做好一道色拉。“请用,这是老板特制的,选用当令最新鲜的蔬菜喔,最适?#25472;?#20142;的小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吗?”岛田小姐破涕为笑。“谢谢老板,你们真是好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旁的中村桑阿莎力地喊着。“别哭啦,那种烂男人叫他去死吧!老板,你不是说有刚送来的新鲜螃蟹吗?来吧,我赌马赢了钱,请全部的人吃螃蟹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哇,万岁万岁!中村桑太棒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听到有螃蟹可吃,全场欢声雷动,旁边的长谷桑也豪迈地跟着嚷。“既然有螃蟹,那当然要有好酒才行!樱子,把最好的酒拿出来,不管多少钱都没关?#25285;?#25105;请大家喝酒!干啦,不醉不归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哇,还有酒喝,乎搭啦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气氛更加欢乐?#22199;?#20063;更high,鹤川耕平忙着处理螃蟹,樱子利落地为大伙儿斟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咪咪地环视店内,真好,她最?#19981;?#30475;到每位客人脸上都露出满足的笑容,对她而言,爸爸就像一个魔术师,总是可以从料理台上变出一道一道魔法,那是来自丰饶大地的恩?#20572;?#20063;是幸福的滋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始终以为这些笑容和这?#19978;?#21619;会一直?#20013;?#19979;去,却没想到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周后,深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暴瘦一大圈的樱子独自坐在客厅的?#20171;?#31859;上,眼眶下方满是黑眼圈,憔悴地望着供放在佛像前的父亲骨灰?#24120;?#24819;哭却哭不出来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只觉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些日子对她而言宛如一场恶梦,最可怕的恶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到现在,她还不敢相信这一?#23567;?br />  相依为命的父亲居然因心肌梗塞而猝然离世……尽管她流光了泪水,拚命地祈祷,甚至向菩萨祈求、愿意折寿好交换父亲的性命,但父亲依旧撒手人?#23613;?br /> 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,让她措手不及,在公司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后,她匆匆赶到医?#28023;?#29238;亲却已陷入昏迷,三天后便走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命运之神为何这么残酷?转瞬间,她幸福的家庭崩毁了,她的一切都被狠狠夺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家的坪数并不算大,一楼当居酒屋的店面,二楼则是客厅和厨房,三楼有两间卧室,她和父亲一人一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还觉得有些拥挤,但如今在她的眼中,这房子竟空荡到令人害怕,安静到可以听到时?#25317;?#28404;答答的秒针声,甚至连一根针落地都清晰可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中?#31181;?#28176;浮起泪雾,以前,她就在这个客厅和父亲撒娇、谈天说地,只要从学校回到家,她就像只小麻雀般叽叽喳喳地缠着他,忙碌地说一整天发生什么事,像是小小跟屁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很疼她,从小到大几乎不曾对她疾言厉色,连斥责的话?#24049;?#23569;,总是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她。青春期时她有些叛逆,但,父亲也以最多的爱包容她的一切,带领她走过那段跌跌撞撞的岁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从小就没?#24515;?#20146;,但樱子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缺憾,也没有羡慕过其他小朋友身边都?#24515;?#20146;照顾。因为父亲给予她的是更加倍的爱,她知道不论什么时刻,只要一回头,父亲就会在后面支持她,令她?#39336;?#24515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满脸是泪地凝视父亲的遗照,她一直觉得父亲长得真好看,相貌堂堂,?#21152;?#20043;间有股儒雅的书卷气,?#19990;是?#30520;盛满温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88;?#20013;,父亲对任何人?#24049;?#20146;?#24418;?#21644;,不管是邻居还是朋友,甚至连?#27675;?#19981;还?#30446;?#20154;,他也总是一笑置之,她从没见过父亲脸红脖子粗地与人争吵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她这个独生女,父亲更是以最多最多的爱来养育栽培,不管她犯了什么错,父亲总是微笑地摸摸她的头说:?#21543;笛就貳!?br />  傻?#23601;貳?#24754;痛的泪珠一颗颗落下,她多渴望再听一次父亲这么叫她,像以前那样拍拍她的?#24120;?#35753;她知道她没有?#36824;?#20278;伶地留下,她还是父亲最疼爱的小公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……只剩下她一人了,孤?#30860;?#21333;一个人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后,她该何去何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,大学毕业后就考进一家贸易公司,发展?#27809;顾?#39034;利,也很受上?#37202;?#37325;,今后应该也会继续做下去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居酒屋,虽然她百般不舍,但也只能暂时收起来,毕竟她虽会料理,但手艺和父亲相差甚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酒屋很多客人都是附近的邻居,听到父亲出意外后?#36861;?#36214;来帮忙,里里外外帮樱子处理了好多事。如果没有这些人,樱子真不知自己要如何熬过来?他们就像自己的叔伯阿姨,一再交代她往后有什么事千万别客气,尽管找他?#21069;?#24537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感谢这些人给予的恩惠,也明白自己必须好好地活下去,才不会让天上的父亲牵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办完父亲的后事后,她特意向公司多请了将近一个月的假,幸好主管一直很赏识她的能力,一口就批准,要她先好好休息,等心情平复后再回到工作岗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要去台湾,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她初次跟着上司到台北出差,只停留数日就回东京,却没想到第二次访台,竟是为了寻找一个人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生?#28014;?br />  打从有?#19988;?#20197;来,樱子就和父亲相依为命,小时候当然问过父亲“妈妈在哪里??#20445;?#20294;每当她询问了和母亲相关的问题,父亲的脸上总是盛满哀伤,以及对她的愧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是个早熟的孩子,久了也就不再多问母亲的事,她舍不得让父亲伤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知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悲戚的视线由父亲的遗照,慢慢移到桌上已经摊开的一封信。它被夹在父亲的保险文件里,告别式后,由保险公司的人员交给她。这几日,樱子已经反反复覆看了好多遍,此时,她再度将信纸拿起并打开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妳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爸爸应该不在人世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女儿,妳知道爸有多爱妳、舍不?#32654;?#24320;妳,可人有旦夕祸福,我无法预知哪天会与妳永别,只能先写?#20081;?#20070;。对不起,孩子,从今以后,爸爸再也不能好好地保护妳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是最好的女儿,温柔、善?#21152;稚平?#20154;意,还拥有最开朗的笑容。?#30475;?#30475;到妳的笑容,爸爸就觉得心底满是骄傲与感恩,这一生?#23435;?#36951;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印章和存折都放在家里的固定位置,存折里是我这些年省?#32422;?#29992;存下的钱,再加上我的保险理赔金,加起来纵使为数不多,但也是为父的一片心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走后,所有财产和房子都由妳全权处理,记得联络跟我们固定往来的银行行?#20445;?#20182;那边还?#24418;?#24110;妳买的一些稳健型基金,获利平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切安排都是为了确保在我走后,我的女儿也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爸写这封信给妳,是想告诉妳一件重要的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,这些年来妳都没有追问过有关母亲的事,我知道妳是不想增添我的难受。爸既感激妳的体贴,又觉得很愧疚,此刻,是该把一切都告诉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一直以为自己的母?#33258;?#36893;,其实,她尚在人世,只是在另一个国度——台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……当时?#20197;?#21271;海道念大学,每天半工半读,白天上课、晚上则在餐厅打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早就立定志向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料理人,所以利用课余的时间不断精进自己的厨艺,梦想有一天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居酒屋。而就在这时,?#20197;?#23398;校遇到从台湾来的留学生黎映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映雨是个很美很出色的女孩,她的美丽与聪慧深深地吸引我,我的热?#26131;非?#20063;感动了她,我们随即陷入热恋,我非常珍惜她,竭尽所能只想给她最好最好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交往两年后,映雨发现自己?#21507;?#20102;。虽然这个消息令我错?#25285;?#20294;随?#20174;?#35273;得惊喜。我马上向映雨求婚,请她嫁给我,发?#22856;一?#22909;好保护她和肚子里的宝宝,没想到,她拒绝?#23435;搖?br />  她流着泪说我不明白她的成长环境有多苦,她出身清寒,自小就知道唯有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她是一路苦读,好不容易考上公费留学,才获得来日本的机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说是公费留学,但她身边依旧必须带点生活费,?#20999;?#38065;是她的父母亲千辛万苦去筹来的。是以,她身上背?#27627;?#23478;人巨大的期待,未来的人生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?#32922;睿?#20174;小到大她受尽了外?#35828;?#22066;讽和鄙视。所以当坐上飞机离开台湾的那一刻,她就发誓一定要顺利完成学业,努力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学位回国打拚?#20081;担?#35201;出人?#36820;兀?#25165;能好好照顾年迈的父母以及年幼的弟妹。她没有作梦的权利,从一出生就没?#23567;?br />  她深爱我,但她不能这么自私地抛弃家?#35828;?#26399;待,留在日本结婚生子,就这样默默地在异乡当一个平凡的主妇,她必须割舍这一切回台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再恳求映雨,但她痛哭着拒绝。最后,我只能妥协,看着她办休学,再找个僻静的乡下陪她待产,一切过程都非常隐密,知道这件事的人寥寥可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诞生后,她不敢多看妳一眼,咬着牙回北海道念书,一拿到学位便不多留,马上搭机回台湾。临走前她告诉我:真正的黎映雨已经死了。她要回台湾奋斗,往后还是会偶尔与我通个讯息,但是这一生都不会再与我见面,也请我不要找她。唯有将自己逼到无法回?#36820;?#22320;步,她才有成功的机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,我断断续续地收到她偶尔传来的电?#30465;?#22905;告诉我,她很顺利地考进台湾最大的聂氏地产集团,因杰出的表现很快获得升迁,一路由普通职?#21271;?#36830;续提拔,变成核心干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她告诉我,她被拔擢到机要秘书室,再度通过更?#32454;?#30340;测验,成为集团总裁的贴身秘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坦白说,以映雨的实力能有如此顺遂的发?#26775;?#25105;毫不意外。可,接下来她告诉我的事让我震惊不?#36873;?br />  她说,她家里出了事,年迈的父母相继病倒,为了支付庞大的医药费,她决定跟了聂氏集团的总裁——聂沅德!就算他早就结婚,和妻子甚至已经有了两个孩子,她也不介意,愿意当他的秘密情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聂沅德年纪并不大,博学多闻又温和,并不是那种俗不可耐的商人。而且他很珍惜她,她并不是被逼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外界,她一如往常只是他的机要秘书,跟随他参与公司最重要的决策。聂沅德为她安排好住处,并安置了她的家人,替她支付庞大的医药费,为两老准备最好的环境和医疗照顾,让他们可以安享晚年,也栽培她的弟妹出国深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沅德说过,除了名分,他什么都可以给她,甚至包括公司的股份,她十分感激他对她所做的一?#23567;?br />  往后几年,映雨仍不间断地捎来讯息,她告诉我,聂沅德让她跟在身边,看着他如何与商界大老合作或谈?#26657;?#25945;她经营之道。映雨的冷静聪慧,让聂沅德在遇到重大的决策时,开始会征询她的意见,她的影响力渐渐浮出台面,俨然成为聂沅德?#20081;?#19978;不可或缺的左右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沅德也看出她的经商天分,开始将一部分的决策权交给她,她拥有的股份?#20013;?#22686;加。虽然没有言明,可外界全都明白她的影响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小学毕业时,映雨捎来最后一封信,她说她现在过得很好,已经完成自己的梦想,没有人?#20197;?#23567;觑她与她的家人。她会好好地跟着聂沅德,忠实地当聂家的人,永远不会再跟我联?#25285;?#35201;我自己保重,并好好地照顾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的母亲要我转告妳:这辈子她永?#29420;?#23545;妳,她不敢奢求妳的原谅,只希望妳这一生能够幸福,不要承受任何她吃过?#30446;?#22836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,这就是我与妳母?#23383;?#38388;的故事,之所以必须在我死后才能告诉妳,?#19988;?#20026;?#20197;?#23601;决定有生之年都不再与她相见。不是恨她,而是深深的爱,这是我守护爱情的方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,妳恨妳母亲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告诉妳——别恨她,她并不是冷漠无情,她有太多太多?#30446;?#35201;承受,她不能?#20960;?#23478;?#35828;?#26399;待,无法抛下一切留在日本、跟?#22812;餐?#23432;着一间小小的居酒屋。硬留下她,她也不会快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与她在一起的时候,有无数个夜里,映雨在睡梦中哭喊:“爸、妈,快跑!?#32456;?#30340;人又来了……”或是哭吼:“我要成功,不要再让人看不起,我发誓我一定要成功,没有人可以再把钱摔到我?#33267;?#19978;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她心?#23376;?#30528;深深的伤痛,孩子,也许妳无法理解妳母亲的选择,但,不要恨她好吗?毕竟她是给妳生命的人,也是爸这一生唯一深爱、?#39029;中?#29233;着的人。妳和妳母亲,都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请妳不要恨妈妈,如果妳恨她,?#19968;?#24456;难过……我不希望看到我最爱的两人之间有裂痕,我更不希望看到善良的女儿满心仇恨。妳是个好孩子,我希望能留给妳的,就是体贴与善?#32908;?br />  如果没有差错,妳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应该已经处理好我的后事。那么,就可以让妳避开最大的一个难题——是否需要通知妳母亲来参加我的告别式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要告诉妳,不必通知她,她已经是聂家的人,我的事势必会令她左右为难,悲痛之余,也不可能来送我最后一程,毕竟对她来说,我的存在也是不能被外界知道的秘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聂氏地产纵横整个亚洲,版图惊人,外界都知?#26469;?#25151;与二房黎映雨之间的权力斗争非常激烈,她外表风光,但其实步步艰辛,?#28909;?#34987;外界知道这些事,必定重挫映雨在聂家的地位,那不是我乐见的,我说过,我只希望映雨快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妳和妳母亲都是我以生命来爱的人,爸爸会竭尽所能地保护妳们,不允许任何人让妳们伤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,我走后,妳能去台湾一趟吗?#30475;?#26367;爸去台北看看妳母亲,看看她是否过得好,只要她生活如意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映雨曾留下一支手机?#24597;?#32473;我,说如果有紧急状况可以打这个?#24597;?#25214;她。樱子,请妳打电话告诉妳母亲我往生的事,并转告她——我对她的感情自始至终都不曾有半分改变,在我心底,她仍如初遇时?#21069;?#32431;洁美好,我守了一辈子的居酒屋,也是以她的名字来命名,对我而言,她从来不曾离开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,爸要郑重地对妳说,我何其?#20197;耍?#36825;辈子竟能遇见两个奇迹。第一个奇迹是和映雨相恋,第二个则是拥有妳,妳不会明白自己的存在,带给爸爸多大的温暖与骄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后的人生,希望妳也可以一直这么温柔善?#32908;?#21191;敢开朗地活下去。妳是个聪慧的孩子,我相信妳会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人生。希望妳很快就可以遇到?#19981;?#30340;人,拥有真正的爱情,体验两情相悦的喜悦与珍贵,那是人生最大的奇迹,如同我和妳母亲所拥有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,永别了,好好保重自己。?#20146;?#19981;管在任何时刻,我都一如往常地爱妳、守护妳,为妳祝福,妳永远是我心中最珍爱的女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展阅,樱子依旧泪如雨下,泪水滴?#28201;?#21040;?#20171;?#31859;上。第一次看到这封信,她震惊到无以复加,万万没想到原来母亲还活着,而?#19968;?#20303;在离日本很近的地方,只要搭飞机两、三个小?#26412;?#21487;以看到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开始,她无法谅解母亲的选择,就算有台湾家?#35828;奈?#39064;,但……她真的不能就这样留在日本跟爸结婚吗?为何一定要抛弃深爱她的爸、甫出世的她?#21051;热?#19981;是爸说出来,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母亲尚在人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经过这几日的沈淀,她逐渐懂得母亲当时的处境有多艰辛。别说要接外公外婆来日本了,当时他们两人都还是穷学生,养活自己?#24049;?#21507;力了,又有什么能力在要养小宝宝的状况下,一并奉养两位老人家,甚至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妹?吃穿用度样样都需要钱,没有钱万万不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克服”这两个字说来轻松简单,但若非身历其境,外?#23435;?#27861;想象其中的艰?#36873;?br />  她不是小女孩了,已懂得人世间太多太多的无奈,每个人要背负的责任都不一样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过日子,无忧无虑地走自己想走的路,跟真正心爱的人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何况,什么是对?什么是错?别人所认为“最对的路?#20445;?#23601;是黎映雨必须遵从的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唉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如何,樱子不愿心?#26032;吵?#24680;,只因为她是父亲的女儿,是鹤川耕平最疼爱、也最引以为傲的女儿,她不能让父亲失望,更不能?#20960;?#29238;亲对她的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她终于明白——为何父?#33258;?#22905;年幼?#26412;?#24320;始教她?#24418;摹?br />  父亲跟她说,?#24418;?#26159;未来全球的趋势,要她好好学习,只要多精通一种语言,就拥有多一项竞争优?#21860;?br />  樱子也算是颇有语言天分,不论英文或?#24418;?#37117;学得很快,这种成就感也让她越学越起劲,一般的对话与认字现在?#23478;?#32463;可以应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才知道,原来父亲是用心良苦,早就想到未来她会有与母亲相认的机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她也懂了,为何居酒屋的名?#24179;?#20570;“恋雨?#20445;?#29238;亲?#38405;?#20146;的爱有多么深啊!只能以这种方式和最爱的人在一起,假装她还在身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望着信纸上的电话?#24597;耄?#36825;几个数字她早就烂熟于心,深吸一口气后,她终于决定拨打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她还怀疑都经过这么多年,也许黎映雨早就停掉这门号了,可才响了?#24178;?#23601;被接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300;梗俊北?#31471;传来一道惊讶的女声。“耕平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停顿几秒。“我不是……我是他的女儿。”这就是妈妈的声音,原来是这样的音调,她从没想过这辈子居然可以跟自己的亲生母亲对?#21834;?br />  “樱子?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映雨的音调也跟着变了,无法置信跟自己通话的就是怀胎?#26049;?#29983;下的女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映雨?#36125;?#38382;着。“妳父亲呢?是不是生病了?病得很?#29616;?#21527;?我知道?#28909;?#19981;是重病或发生大事,他不可能会跟我联络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鼻头一阵酸,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才道:“因为心肌保塞,他在数日前往生,告别式已经结束。父亲留?#20081;?#20070;,希望我可以去台湾看看您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—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突然听到对方的手机传出重击声,像是掉落在地,又匆匆忙忙被拾起,黎映雨的音调完全走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耕平走了?妳是说真的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泪水迸出,无法言语,同时听到黎映雨在另一端?#25346;?#22320;恸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似乎哭了很久很久。樱子不知道究竟过了几?#31181;樱?#21313;?#31181;樱?#36824;是二十?#31181;樱可?#33267;更久?因为自己也是泪流满面,她无法确认时间,仅能?#32842;?#22320;持着话筒,任泪水尽情释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久后,黎映雨再度开口,嗓音破碎悲痛。“他走前,可有受很多苦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?#23567;?#27185;子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,却?#38405;?#25513;哀?#23567;!?#26469;居酒屋的常客说?#30452;?#26469;还好好的,和客人有说有笑,突然皱着眉头说头晕。客人要他坐下来休息,他都还没坐稳,整个人就软软一瘫……大家赶紧打电话叫?#28982;?#36710;,但是到医院之前,爸就陷入昏迷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咸咸的泪水渗入樱子唇间。“爸在加护病房住了三天,没有醒来就走了,他走得……?#39336;?#35814;,像是熟睡一样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映雨哽咽道:「樱子,对不起,这一阵子妳一定很痛苦、很慌乱吧?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,也无法见他最后一面,更无法在妳身边陪着妳……是我让妳受苦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,更没脸替自己解释什么……谢谢妳愿意来看我,?#19968;?#23433;排好妳来台北的住处。待会儿,请妳发个简讯告诉我妳在日本的住址,?#19968;?#23558;机票请国际快递送过去,搭机日期订下周二好吗?我另外会再附上旅行支票给妳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还没拒绝,黎映雨就?#36125;?#22320;道:“请妳不要拒绝,我知道妳并不缺这些钱,也明白这么做绝对无法弥补什么……但,这是我的一片心意,因为我目前无暇离开台北,只能请妳过来。所以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樱子原本想说的话梗在喉间,如果她一再拒绝,黎映雨可能会认为她对她这母亲很怨怼,只得说:“谢谢,机票我收下了,日期没问题,但旅行支票真的不用了。我已经出社会了,没有理由再拿长辈的钱,这一点我很坚持。”假都请好了,她随时可以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我明白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映雨欲言?#31181;梗?#20687;是想再跟她多说几句,却?#30452;?#30171;地不知还能说什么,只得幽幽地道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天?#19968;?#27966;人去机场接妳,他叫黎修文,是我的侄子,也是妳的表哥。他行事谨慎牢靠,一直担任我的特助,?#19968;?#22823;约告诉他关于妳的事。对了,妳可以传一张近照给我吗?方便黎特助去接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谢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谢我,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能替妳做什么,我真的很羞愧……那么,到时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再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确定母亲已挂上电话后,樱子跟着收线,凝视着父亲的遗照,轻声道:“爸,我下?#30631;?#23601;要启程前往台北了,那里?#24515;?#19968;生的挚爱。我想您会开心我过去探望妈妈,对不对?只要您开心,不管什么事,我都会去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鸿宝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时时彩11选五 七星彩投注技巧 彩票中大奖多久到账 310彩客网旧版 排列三历史今天开奖号 天津时时彩官网是多少 踢足球图片简笔画人物 万料堂万料资料库图 手机看片软件在线下载 双色球中奖投注技巧8+2 浙江快乐彩l2选5 山西11选五任五遗漏 新疆喜乐彩中奖详情 湖北11选5追号计算器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开奖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