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个妖妃又何妨? 上 第七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白侍郎这么会做事,福公公也不客气,将金裸子滑进袖中,顺着白岑的话道:「白侍郎的确好福气,奴才在这里给您和小主道喜了。皇上赐下中秋礼,这可是今年新晋小主里的头一份儿。」说着,意味深长?#30446;?#20102;白筠筠一眼,将她的表情纳入眼?#23567;?#26408;讷了些,没那日安和宫里辩罪时的机灵劲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上那日对待这位白选侍的态度的确不寻常。若说皇上对白侍郎不喜,福公公在皇上身边日日伺候着,心里有数。可是皇上不喜的官员不止白侍郎一个,也没见皇上那么对待别的秀女。最重要的是,一番小小风波后,皇上还是把人留下了。今儿个,还特地赐下中秋礼,?#30343;?#36825;礼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筠筠手捧礼盒谢了恩,福公公道:「小主,您还是打开盒子吧,这是皇上的意思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听这句话,白筠筠便知道这里面准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依言打开盒子,里面躺着一柄?#36538;?#21269;首,巴掌那么长,两指宽,做工很普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岑和柳氏等人一见?#23435;?#39039;时愣住,不解何意,抬眼看向福公公,却见福公公低着头看脚尖,一脸事不关己状,没有解释的意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古以来,皇家杀人有赐下匕首、白绫和鸩酒的规矩。皇上今日赐下一把匕首,到底是何意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岑心里涌上凉意,额上渐渐冒出汗,再次想到了九江王,难道皇上知晓了他与九江王的勾当么?之前他贪污受贿,被九江王抓住把柄,这些年受九江王控制,犯下的事砍十次脑袋都不够。白侍郎越想?#33050;攏?#36523;子一歪,被一旁的柳氏和白建扶住,手脚不停地哆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筠筠早就有心理准?#31119;?#30693;道里面装的不是个好东西,?#30343;?#27809;想到是把匕首。何意?难道让她自刎么,电视里可都是那么演的。心里把操蛋皇上叉叉了一万遍,一抬眼正瞧见对面的福公公盯着自己看,见到自己的目光后又赶紧低下头,白筠筠敏锐的感觉到里面没有杀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拿起小匕首,发现手感很轻,鼻尖悠悠闻见薄荷味。凑近匕首,果然味道从这?#23435;?#20256;来。白筠筠把匕首放在嘴边,瞧见福公公眼里?#20937;?#19968;丝笑意,于是张嘴「嘎嘣」一咬,匕首的顶端被咬了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尼玛!薄荷糖做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侍郎从「嘎嘣嘎嘣」的声响中回过神,看着大女儿一脸憨样的吃着差点把他吓死的匕首,长舒一口气,果真是傻人有傻福。许是皇上看她缺心眼儿,这才恩宠她。想到那句「朕就?#19981;?#20320;这般女子」,白岑算是信了,原来皇上近来?#19981;?#36825;一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公公笑而不语,打了个千儿,又从白岑手里赚了一锭金裸子,这才转身回了宫。皇上还在宫里等着回禀呢,福公公?#28044;?#20102;步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勤政殿,福公公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侍郎府每个?#35828;姆从Γ?#36824;把两块金裸子捧在手里举过头顶,交给皇上处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闻白岑吓软了腿,萧珩大笑,眸中却是冰霜寒意。白岑吓成那样,是心里有鬼,想到了「口蜜腹剑」之意。至于一口一口当着众人面吃掉匕首的白筠筠,萧珩倒是意外,好像跟前世哪里不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世白筠筠入宫后处处被欺凌,头一次侍寝后,便掉着眼泪推荐妹妹入宫伴驾。萧珩连想都不用想,必?#30343;?#30333;岑夫妇嘱咐她这么做的。那时候只见白岑面上老实,做事谨慎,还当他受了柳氏蛊惑才如此昏头。直到造反事发萧珩才彻底明白,白岑就是个没良心的彻头彻尾的伪君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隐隐约约记得,礼?#21487;?#20070;曾经参过白岑,说他治?#20063;?#20005;,行事乖张。每天事太多,萧珩也记不太清这些芝麻谷子的小事,貌似是白岑和礼?#21487;?#20070;家结了亲事,又反悔退婚。白岑对此事推得一干二净,说是继夫人柳氏所为,与?#20309;?#20851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萧珩问了几句新晋小主宫殿分配的事,又把那两块金裸子赏了福公公,这才让他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公公也看不明白了,他跟在皇上身边十多年,打从潜邸就伺候着。可这段日子皇上像是变了个人,说话行事与之前大不一样。若非他一?#22791;?#22312;皇上身边,简?#34987;?#30097;皇上是不是真的被谁换了。单看这位白选侍,皇上那神色摆明了是讨厌她,可是又赏下中秋礼。赏就赏吧,还专门让人做的薄荷糖匕首,那是吓唬她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位白选侍也挺有意思,没哭没喊没乐没怕,一口一口把那糖匕首给吃了,嚼的还挺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公公表示自己?#20174;?#36831;钝了,有些看不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不懂的大有人在,不过白筠筠明白得很,皇上就是针对她,不让她好过。日后进了宫,要想日子不艰难,还得好好动一番脑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不想争宠,一来不愿为母?#39029;?#21147;,二来?#38405;?#20010;操蛋皇上半点兴趣也没有,不过是想安安稳稳过日子罢了。若是能机缘巧合再回原来的世界,那求之不得,可若是不能回去,这辈子也不能亏待了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人呐,首先得学会对自己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世在保险行业,见过太多为家庭操心受累一辈子的女人,在知道丈夫有了小三要抛弃自己的时候,哭的昏天黑地,恨不得拉着那些没良心的男人一起死。可是难过归难过,想想孩子就硬忍了。离婚打官司,钱被掏走了,房子不是她的名,以后的生活费还得看前夫的脸色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苦情戏看了太多太多,白筠筠从来不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,尤其是男人。皇上对她不喜,对她厌恶,白筠筠表示压力很大。进宫后的路,她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走。手里得有小钱钱和身边有得力的人,这两者是必须的。白岑和柳?#32454;?#22905;?#25165;?#30340;猪队友,趁早打发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转眼到了进宫的日子,白岑?#35328;?#37197;余下的嫁妆变卖干净,又从别处东拉西凑填补以前花掉的银子,将一万两银票交给了白筠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筠筠接过银?#20445;?#28165;点清楚,这才泪眼汪汪的上了轿。柳?#32454;?#22905;?#25165;?#20102;两个婢女,一个是桃枝,一个是伺候柳氏多年的心腹,姿色都不错。见白筠筠收下俩人,柳氏和白岑也?#22836;?#20102;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都是他?#21069;才?#30340;棋子,除了传话,也是准备踩着白筠筠上位的女子。只要他们的女儿将来进了宫,那还有什么可愁的。想到此,白岑算计着明日就先去把白?#36820;?#23130;事给退了,理由柳氏已经想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轿离着皇宫越来越近,白筠筠心里也是鼓槌敲得当当响。?#30418;?#30340;卖身契已经拿?#39034;?#26469;,虽说那丫头不笨,可是此举的确有些冒险,不知道那个丫头能不能成事。路过一片小树林,白筠筠说要方便,两个婢女陪着一起进了小树林。当出来的时候,两个婢女已经成了一个。再看模样,?#24576;闪顺看?#26434;的?#30418;印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鸿宝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福广西快乐10分布图 买13458和02679技巧 成都金7乐开奖结果 多乐彩11选5大赢家 新疆2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5前3跨度表 如何在网上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结果 曾道人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牛 彩票微信群名称大全 福彩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娱乐平台用户登陆 湖南幸运赛车软件 双色球走势图中彩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