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香下堂妾 卷一 第六十一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王便又道:「你皇伯父的千秋节该到了,明日一早出发进京朝贺,你也收拾一下行李,随着一起进京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忙笑着道:?#29238;?#29579;,胡五弟也要进京,想要我和他一起?#19979;貳?br />  想到胡巡盐那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胡灵,福王嘴角?#35835;?#25199;,道:「那你和胡灵一起走吧,不要在路上耽搁了时间。好了,你退下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答了声「是」,又行了个礼,这才退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送赵郁出去,兄弟俩默默沿着白石小径向外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走出了外书房院子的宝瓶门,赵郁这才松快了下来,笑着看向赵翎:「大哥,这次进京,我就不住在京中王府了,胡灵在延庆坊有一个小宅子,我住在他那儿,出去吃酒玩乐也方便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凤眼带着忧虑看着弟弟,最后还是忍不住了,便道:「不管胡灵如何在延庆坊那边的行院寻花问柳,你不许学他,万一染到了什么脏病,你这辈子都完了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没想到赵翎会和他说这些,抬眼怔怔看着赵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见赵郁这样看着自己,眼神迷茫中带着些天真,心里更软了,抬手在赵郁肩膀上拍了一下,道:「阿郁,你不知道,前朝末帝,就是被男宠引到了外面嫖宿小倌,结果出了杨梅大疮,全身都烂掉了,死也死的不光彩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不由笑了,故意道:?#29238;紓?#20320;以为?#20063;?#35835;书?史书上?#30343;?#35760;载末帝死于天花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哼了一声,道:「难道能说一国之君生了杨梅大疮么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又看向赵郁,皱着眉?#36820;潰骸?#21453;正你不能去逛,记住没有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笑吟吟揽住赵翎的肩膀:?#29238;紓?#20320;放心,?#20063;?#20294;自己不逛那些地方,如今胡五弟也被我管着,不大逛那些地方了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眼珠子一转,转移了话题:?#29238;紓?#25105;最近做生意,手头?#30343;?#24456;宽裕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知道赵郁手头一向不宽裕,便直接把自己的荷包塞到了他手里:「这是给你进京的盘缠,你省着点?#33579;?#19981;要到时候又要四处打秋风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笑嘻嘻把荷包塞进了袖袋里,对赵翎拱了拱手,洒然就要离去,却被赵翎又拽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想了想,道:「你如今做生意,本钱够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眼睛里似盛满了阳光,小酒窝深深,凑近赵翎:?#29238;?#21733;,本钱这东西么,自?#30343;?#36234;多越好!我如今正拉人入伙做药材生意,你要不要入一股,弟弟带挈你发一笔小财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见他可爱,不由也笑了,道:「?#19968;?#35201;你带挈着发财啊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他的确想支持赵郁,便道:「这样吧,午后你让亲信小厮去我那里一趟,我拿一万两银子入股你的药材生意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郁一听说他要拿出一万两银子,笑容越发灿烂了,又和赵翎说了几句话,这才告辞离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今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送赵郁离去,赵翎又进了书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房里空荡荡的,福王独自立在窗前,看外面的苍松翠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他淡淡道:「京中的消息传到了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答了声「是」,又道:「引着太子去玩小戏子的正是韩载奶哥哥的儿子,名?#34892;淮候#?#25454;春红班的小戏子媚秋供述,太子身上的杨梅疮已经开始发作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王畅快地笑了起来:「真是报应不爽啊!哈哈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道:「这就?#23567;?#34739;螂捕蝉,黄雀在后’,咱们继续坐收?#23254;?#20043;利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转身看向赵翎:「让你联络林深,如今怎么样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神色凝重:「林深没有给明?#36820;?#22238;话,不过咱们王府的梁夫人已经和林老太太透?#35835;?#35768;亲之意,林老太太倒是?#19981;?#24471;很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王点?#35828;?#22836;,道:「听说林深待林老太太至孝。你看你哪个妹妹合适,备一份妆奁,嫁给林深就是,不用告诉我了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他来说,女儿就是用来联姻的,不然?#36824;?#33635;华养活她?#20146;?#29978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答应了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府中还未曾婚配的庶妹甚多,不过毕竟是兄?#33579;?#20316;为嫡长兄,他还是要尽力为她们谋一个好前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老太太厉害,爱折腾孙?#22791;荊?#37027;他就?#25165;?#19968;个厉害泼辣些的庶?#33579;?#35831;封了郡主,再?#25165;偶父?#21385;害些的丫鬟随嫁,不信制不住林老太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王又提起了赵郁:「赵郁这崽子,近来真的在忙着做生意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忙道:?#29238;?#29579;,阿郁是真的在做生意,他从小对权力?#36824;?#37117;?#30343;?#20040;兴趣,?#30343;前?#29609;爱热闹罢了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嫡长子回护赵郁,福王也没说什么,沉默了片刻,道:「他说不想娶高门之女,打算待哪个妾室有孕了就扶正……赵郁平日最宠爱哪个姬妾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翎?#38498;?#20013;闪过秦兰芝的脸,心道:阿郁现在是孤家寡人,唯一的妾都自请下堂了,哪里有宠爱的妾室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他怕福王又起意折腾赵郁,便道:「阿郁想扶正有孕妾室,倒也省了?#38498;?#30340;纷争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王点?#35828;?#22836;,道:「李玉亮过来了,你去见见他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玉亮是宛州南边楚州的守?#31119;?#25163;握兵权,是福王如今正笼络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上一起来,兰芝就带着翡翠和储秀在熬制?#23521;?#33167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批?#23521;?#33167;要熬两大锅,装瓶后足够卖到明年三四?#36335;?#20102;,这半年家里?#30446;?#38144;银子就有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二嫂起来,闻到院子里飘来的药味,不由?#37202;骸?#21769;,今日说好要去相亲,兰芝这孩子这会儿不该在梳妆打扮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仲安先是笑,接着又感慨道:「兰芝如今真是长大了,以?#30333;?#29233;妆扮,每日?#30343;?#35762;究胭脂水粉时新?#32929;?#22909;看簪环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先前那个可爱娇痴任性的兰芝,秦二嫂又是心酸,又是?#19981;叮骸?#36825;样也好,咱们夫妻早晚要走到她前面,她懂事些咱们也放心些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二嫂亲自出马,押着兰芝?#19979;?#27927;漱妆扮,倒也颇有成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储秀刚把盛着白瓷药瓶的竹箧提出来,预备用开水煮一煮,却见到秦二嫂陪着一个满头珠翠妆容艳丽红衣白裙的?#23194;?#19979;来,定睛一看,原来是自家?#23194;錚?#19981;由看呆了——?#23194;?#22918;扮起来和平时差别这么大啊,虽然艳丽,瞧着却比平时还大了两三岁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兰芝一边走,一边和秦二嫂说道:「娘,这妆真的太浓了,没人会觉得我浓妆好看的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二嫂冷笑一声,道:「那是你不了解男人!男人才不懂什么浓妆淡妆,他们只会觉得脸白白的,眉毛黑黑的,嘴唇红红的就是美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兰芝还是觉得不妥,总觉得自己哪里瞧着都不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二嫂见翡翠也收拾好,正等在院子里,便道:?#35813;?#20154;张嫂还没来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翡翠忙道:「娘子,方才张嫂派了个小厮过来,说她直接带着人去竹林茶馆,还让我们去竹林茶馆后面的雅室,说她已经包了下来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道:「老爹去雇马车了,一会儿就回来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二嫂见张嫂办事妥当,心中欢喜,笑吟吟打量着女儿,怎么看怎么?#19981;丁?#20848;芝今日戴着赤金红宝石头面,身上穿着大红销金缎子宽袖褙子,系了条浅粉百花裙,越发显?#26757;?#22918;玉琢,把这梧桐街上的女孩子都给比了下去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时候外面传来秦仲安的声音:「马?#36947;?#20102;,你们娘?#20146;?#22791;出发吧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?#21512;?#20851;书籍推荐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、《药香下堂妾 卷一》作者:烟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、《药香下堂妾 卷二》作者:烟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、《药香下堂妾 卷三》作者:烟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4、《药香下堂妾 卷四》作者:烟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卷一完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鸿宝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选5走势图2元网 娱乐电子游戏平台 对分斗地主砸金花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欧冠历史进球榜 3d天罡八卦图 彩77官方网站 竞彩篮球胜分差2串1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红球第五位尾数走势图 湖北福彩快三高频开奖 快乐十分现场摇奖 6场半全场投注技巧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